妈妈快要射出来

  儿子弘昭静静地仰躺着,脸上浮现出满足的微笑,在我口交中,渐渐地感染了全身。


  他双手向下伸,一把抓住我的大胸脯,解开我的胸罩,然後抓住那尖尖硬硬的乳头。


  在我双唇的动作下,弘昭热呼呼的浊白液体射入我的口中,并轻轻地叫出声来。


  快感硬直似乎侵袭着弘昭。


  「啊……再来一次……还没……弘昭……」


  我将弘昭萎缩阴茎含在口中,然後用舌头转动着他的龟头。它在我的口中急速地膨胀。


  我握着阴毛密布的阴茎,让我儿子的它发烧。


  用舌尖轻舔龟头,再轻轻地抚摸它,它很快就变大。瞬间,儿子的肉棒倍增,很快就塞满我的嘴。


  」太棒了!不愧是年轻人!〔


  我两手紧紧握住弘昭变大的阴茎。我感觉那大肉块会突破阴唇,直达子宫,於是我更怜惜地摩擦他的龟头。


  而儿子以胀大的阴茎回应我,并用他的大肉块向我挑逗。我不知道它的尺寸和硬度。


  我与弘昭双双仰躺於床上,故不知它已变大。


  我抓着阴茎,轻轻地摩擦着我的身体。


  它在我手中不断地变大。我轻抚弘昭的下体,而儿子则揉着我的乳房。


  弘昭因全身沸腾而微微发颤。


  我也忍不住,边喘息身体变得更弯曲。


  「啊!妈妈!我好像射出来了。」


  我轻柔地抚慰着他,也许能鼓动我的快感。


  「快乐是可以延伸的,弘昭……」


  我将它拿出来,放在我口中,开始猛烈地舔着它。与刚才完全不同的感觉遍布全身,我的下半身开始微微颤动。


  弘昭在我内侧的二片肉块上,不断用舌头舔。


  润滑的阴蒂,在舌头上下摩擦下,很快地爱液就流出到肛门来了。然後弘昭将我的双手放在下面,撑开我的腿,
用贪婪的舌头进攻更深处。


  有时,用手指拨开阴唇,刺激更里面红色的小肉块,并用力地舔着。


  「啊!好痒哦,可是感觉好棒哦!」


  我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


  在这激情之间,我的谷间不断地流出甘美、沸腾的爱液。在热濡蠢蠢欲动中,那舌头更是不断地舔着我那柔软
的私处。


  大概是太舒服了,我的腰不知不觉地靠了过去,弘昭觉得喘不过气来,於是将脸移开,改用大拇指来玩弄阴唇。


  弘昭的双眼不断地凝视,那二片因湿润而显得光滑异常的阴唇。


  不久,弘昭用他尖挺的肉棒接触那小蓓蕾,我的身体引起了阵阵的愉悦,口中不断发出呻吟声。


  在不断地舔着那宛如火柴头的小阴蒂,我快要受不了了。全身沉浸在快感中,内股更是不断地痉挛中。全新的
刺激,使我的身体完全沉浸在坚挺与松弛之中。


  弘昭不断地用口吻着我的阴蒂,然後再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那柔软粉红色的内壁。


  儿子除了静静地摸索膣的内侧以外,更是不断吸吮阴蒂那性感带。因此,我的身体起了宛如暴风雨般的激情。


  弘昭的技巧,使我不断获得高潮。


  因为我腰部的动作似乎被弘昭所察觉,他抽出裂缝中的手指,然後用双手环着我的身体,并轻轻拍着我的屁股。


  而我的喜悦也达到最高点。


  当弘昭一边再用他的舌头刺激我的微妙部位的同时,更是一进一出不断地对我的下半身作激烈运动。


  胸部因喘息而起浮,我已接近高潮状态,而弘昭更加快他的动作。


  我用手抓住弘昭的头,让它能更深入阴道中。


  在不断地刺激中,我全身起了痉挛,脑中一片空白,进入徨的状态中。


  在裂缝中不断地作激烈运动後,我的身体在一阵紧张升华後,最後彷佛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我横躺於床上,头静静地左右摆动,两手摸着我的花卉,整个人仍沉浸在高潮中。


  「弘昭,我已到达天国了。你还没有吧?这次轮到我了……」


  说完,我紧抱着弘昭的身体,并吻着他的胸部。


  弘昭也用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屁股,期待再一次的高潮。


  我也有同感於是双手温柔地抚摸弘昭再度膨胀的肉棒。


  半膨胀状态的阴茎,在我的手中不断变大变硬。


  在妈妈上下不断地爱抚中,终於变成冲天炮。


  一般人认为除了与丈夫或情人会有浓情蜜意的性交外,妈妈和亲儿子,怎麽可能呢?


  那只是世人的常识,而我们完全是母子关系。


  但是身为母亲,自然想了解儿子的一切。如果能完全了解儿子,就能更帮助他去接近亲腻的女子。所以这是身
为母亲所必须作的。


  无论如何,我并不是为我们的行为辩解,接不接受在於各位罗。


  但我们因为母子亲情,再加上男女关系,使我们母子之情更弭足珍贵。


  每一次的性戏之後,我们之间就更加密合在一起,也更能享受鱼水之欢。


  可是,这一切也是偶然发生的。


  我们母子逾越一切常理发生男欢女爱起因也相当偶然。


  话说有一天早上。像往常一样,弘昭要上学时总是匆匆忙忙的。


  「妈,我要上厕所……」


  每一次我总是让他先上,怕他迟到。


  但是,那一天,我很急,所以就上厕所了。


  但弘昭却突然打开厕所的门。


  由二楼下来的弘昭,正好看见我蹲在厕所的样子,因为是蹲式,所以我的私处被他一览无遗。


  尤其是,密林的大门正好洞开……


  弘昭开了门後,不断地凝视我的私处,不久,他的前面就突了起来。


  「弘昭,你在看什麽?妈妈的私处,那麽珍贵吗?」


  我用猥亵的言语试探他。


  「啊啊,妈妈,对不起……」


  说完,关上门,似乎马上冲出去的样子。


  「妈妈,奶完了,我再用厕所好了。」


  我用卫生纸擦乾被濡湿的私处,弘昭则双眼一直凝视。他的眼光异於平常,一付色眯眯的样子。


  「快上完厕所好上学去,弘昭……妈妈的私处被你看得那麽仔细,你很兴奋。」


  当我说完,儿子的脸胀得通红。


  「今晚你爸爸不在,弘昭想看的话,我会让你看个更清楚。」


  说完,我关上门,赶紧到厨房忙。


  「妈妈,我回来了,肚子好饿!」


  弘昭像往常一样进入玄关,满身汗臭味就坐在餐桌前。


  「不要狼吞虎咽要慢慢吃才行。」


  「因为练篮球,所以特别饿。」


  「吃饱,就洗澡哦……」


  弘昭点点头,拼命地扒饭吃。


  身体像大男人,但是态度则仍像孩子一样。


  「啊,吃饱了,好想睡!」


  弘昭随意说道。


  「不行,现在马上去洗澡。」


  我严厉地叮咛道。


  我的脑海里,残留着早上在厕所的那一幕,当弘昭凝视我的私处时,我已忍不住湿润了。


  这种感情,我和丈夫之间从未发生过。


  那种感觉,一直留在我的体内。


  我听到浴室传来弘昭洗澡的声音。


  然後,弘昭静静地进入二楼自己的房间。


  儿子一定会全裸的躺在床上。


  我一边收时饭後残局,一边想像弘昭裸身出浴的情形。


  」如果我也裸身进入房中,弘昭会有何表情呢?〔


  只是想像,我的私处早已湿润了。


  」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弘昭了解女人的身体。」


  我一想到弘昭阴茎勃起的情形,我的胸口就噗通噗通地跳着。


  我是一位自私自利的母亲,今夜的冲动不断地冲击着我。


  我蹑手蹑脚地走近弘昭的房间。打开了房门,裸身躺在床上的弘昭,呈大字型地仰着,


  不知有没有发觉我的进入。他的双股之间的阴茎早以勃起,像一根坚挺的肉棒。


  阴茎的前端特别庞大,它就这样耸立在那里。


  「彷佛在拜托我似的。」


  看到此景,我不由得停止呼吸了。


  而弘昭尚未发觉我的进入。


  我想吓一吓弘昭,於是蹑手蹑脚地靠近,然後突然用力地握住他的阴茎。


  「哇啊,妈妈,奶在作什麽?」


  我的动作吓到了弘昭。


  「没什麽,你继续睡好了。」


  他仰躺着,我则将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阴茎上。


  在我眼前的只有弘昭那纯洁的肉棒,於是我失去自制力,用口吞没了它。


  「妈妈……干什麽?」


  弘昭的东西正塞满我的嘴。


  「你不要动!弘昭……」


  我说完,马上骑到儿子的身上,用阴唇一边压迫它一边摩擦它。


  看到弘昭的样子,更激起我的情欲。双手抓住床沿,似乎相当快活。


  我先用舌尖舔弘昭的龟头,看他全身会不会产生痉挛的感受。我也因为舔儿子的宝贝,而兴奋的难以自持,私
处早已湿润了。


  在私处湿润後,我用弘昭的膝盖来顶住我那裂缝处。


  儿子的阴茎已很兴奋,在经过爱液的润滑後,我早已忍耐不住骑到儿子身上。


  在沾满我唾液的阴茎,是如此光润动人。


  我那早已湿润的阴处,早已在那期待坚硬又粗又大弘昭的阴茎能插入震动。


  龟头早已流出男人的欲水,而且儿子的尺寸似乎也已涨到顶点。


  我闭上双眼,横跨过弘昭的腰部,并用手抓住那男人的阴茎,引导它进入裂缝中。


  龟头强烈地摩擦膣壁,并在膣中进出……阴茎在我体内作怪,更令我的腰部不断地起浮运动。


  在更激烈地摩擦後,快感不断地沿伸,腰部的上下运动自然更激烈。


  「哇啊!好棒哦……嗯……」


  在下面的弘昭也用他的手抱住我的腰。


  「弘昭,轻揉我的胸部……」


  弘昭用他的手,开始轻轻的抚摸我的乳房。


  节奏愈来愈快,我的情欲也达到高峰。


  「啊……嗯……妈……我不行了。」


  不久,弘昭可能要射精了。


  腰部有规律的运动,我也获得不少满足。


  「啊!射出来了。啊……不行了。」


  在我腰部的激烈运动中,弘昭射精了。


  当萎缩的阴茎抽出後,我的阴处在战栗。


  「弘昭,怎麽样?很棒吧!」


  弘昭用力地向我点点头,我也整个人伏在他的身上。


  当我发觉时,全身的紧张早已消除。


  「太好了……弘昭。」


  说完,我吻着弘昭的双唇。


  「弘昭,这是第一次吧?」


  「嗯,对……我非常……」


  「非常爽,对不对?」


  儿子点点头,我再一次吻了他。


  「以後,如果还想再要的话,趁你爸爸不在家时,来妈妈的房间!」


  「还是到我的房里比较好。」


  说的一点也不错。


  到我的房里,不知丈夫何时会进来。


  「妈妈,这种是不可以说出去的。」


  弘昭倒是挺谨慎的。


  自此之後,我们母子的性交更加频繁,我自然是不会对别人说的。【完】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发信给#,将#修改成@)删除影片。

广告合作:[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 2008-2017 pao889.com-色香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