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背后是伤害

 回到家里,回到熟悉的环境,突然感觉那一天经历的东西有点不真实,可能是太突然,或许是太完美,更或超
过了预期。而且我知道,很有可能会有下一次的,而且应该很快。后面的那一周,还是跟原先一样,忙碌地工作,
白天基本上就淹没在一片没有头绪的琐事上,只有在厕所格子里端着报纸和中午一小时的午饭时间会有时间想想自
己的事情,包括想起她。晚上是最容易想她的时候,有好几次忍不住拿起手机发消息给她,也不知道要问些什么,
「在干什么?」「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她得回答也有点无聊,两个人基本上又退回到一个好像刚认识得普通网友
阶段。


  晚上无聊的时候,会打开QQ,隐身登陆,好几次看见她在线上,但我没有上线去和她聊天,不是不想,是因
为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我看见她那天天在变更的个人介绍。「还有6天」「还有5天」我不清楚她究竟在倒计时
什么,不过有一点我很明白,她一定在等待什么,而那个等待的东西一定不是我。


  心里有点点酸,瞬间流过,我很清醒,马上觉得自己蛮傻的,轻轻摇摇头,停止了那可笑的醋意。有一天,她
QQ的介绍是这样的「下个月会是最幸福的一个月,还是痛苦的开始」……


  到了周四,才发现原来上班的日子也过得挺快。晚上我躺在床上,啃着鸭脖子,床边放着瓶啤酒,看着世界杯
得比赛,其实我是正宗伪球迷。手机被放在了震动位上,突然与桌面共同发出一阵急促得震动声,这个时候的短信
很可能是她的,急忙拿过手机来查看消息,「这个周末能在外面过夜吗?我想你抱着我睡」


  她的消息总是有点没头没脑,弄的很唐突。心中一阵喜悦,这周末她真的还愿意我陪她,不过立马感觉有点棘
手,她想过夜,我必须跟家里人说个理由,因为我家教其实是蛮严格的。


  没有想好在外过夜的借口,我便回复了她「好呀,想我啦?呵呵」。「恩,你可以在外面过夜吗?」


  「没问题」「哦,那就礼拜六吧,下午我等你消息」。


  接着就是我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手上挪动着鼠标在订周六的酒店,脑子里却在想怎么和家人交代。


  一个很逢时宜的理由很快闪现,和朋友去通宵看球。鼠标挪到了选择入住时间的日期表中,星期六到星期天…
…我忽然意识到,她在QQ上那倒计时走到周日正好走完。这个时候,我觉得她让我周六陪她过夜好像不再那么简
单,只是想她说的因为她想我了。


  周六很快就来了,上午10点起床精神特别好。吃完午饭,发了条消息给她,却一直没有等来回复。


  大约过了15分钟,我拨通了她的手机,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惺忪的声音,「你还在睡觉啊?小猪,太阳晒侬屁
股了」「恩……我昨天和朋友搓麻将,早上才睡的」之后,「善解人意」的我就又让她多睡了一个下午。大约3点
多的样子,她来了电话,说她起床了。我换上衣服,和家里人交代了今天不回家的惊人消息,很心虚地给了看球地
理由,就出发上路了。酒店在四平路上,离家很远,而离她家挺近,我有时候想我可能真是个体贴地男人。


  酒店离我家要比我预想的还要远,而离她家要比预想的还要近,结果就是,她早到了近20分钟。


  等我到的时候,她已经一个人坐在大堂的一个凳子上,我径直走向reception,朝她笑了笑,她也看
见了我,不过脸上没什么表情。等办完一切手续,我拿着房卡走到她位子旁边,她也很意会地站起身来跟我着走向
电梯。今天她穿着身黄底白色图案地吊带连衣裙,裙子不短,快接近膝盖那里。还是那么漂亮,这一次看见她的感
觉和第一次不一样,陌生而又熟悉,毕竟我想,我得到过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体


  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站在她左侧,这一次,我很自然得搂住她得腰,亲了一口她得左脸颊,她笑了笑,
似乎还有点害羞得样子,有转过头来亲了我一下嘴唇,我突然一把把她搂到自己胸前,侧过头深深吻了她,她嘴里
还有有股淡淡得烟草味。很奇怪得感觉,刚才在电梯外,两个似乎还是陌生人得人,突然在电梯里变得好亲热。电
梯很快到了4楼,打开房门,房间比想象中要小,但床很大,卫生间也很不错。MM说了句,「这次这房间比较像
**用的」「哈哈」这是我见到她以后第一次笑,她也笑了。


  看得出来,她这次比头一次放松得多,进了房间放下手上的袋子和包,脱掉凉鞋,便一头栽倒在松软的大床上。
也可能是房间实在太小,好像除了床没有什么可以坐的地方了。由于天气太热,我身上还在不断冒汗,微微浸透了
衣服。


  「我先要洗个澡,热死了」我说道。「哦,好呀,你先洗吧她边说边拿起遥控器把空调和电视机都打开了。我
就管我自己走到卫生间,的确装潢得很不错,灯光照射和摆设都有点星级宾馆得味道,」莫泰不错吧,我觉得比如
家要舒服「我边脱衣服边对她说。」是伐?你经验丰富来,和人家小姑娘去过很多地方了吧「她在床上有点心不在
焉。」切……不要说出来嘛……「我顺势调侃道,接着伸手去关卫生间得门。」不要关门嘛,我要看你洗澡「她突
然用撒娇得口气对我讲道,床是斜对着卫生间门得,如果不关门,从床那里就可以透过透明浴间玻璃看见里面得人。」
侬老无作额欧,哈哈…「」不让我看啊?


  不让看就算了,我还不要看呢「」哈哈,让看让看,那我开着,好了伐「觉得自己有点犯贱。」恩,嘻嘻「


  不记得曾经被谁看着洗澡过,发觉被MM看着洗澡还真挺变扭的,心里还想着得洗得酷一点,因为一般洗澡的
时候,人最容易暴露出最屎的POSE。期间MM好像还跟我讲了什么话,不过因为水声实在太大,而且还夹杂着
电视机声音,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匆忙洗完出来,还没擦干身体,就拿着毛巾跑到床边,边擦着头发边向这时
候趴在床上的她问:「你刚才说撒?听伐到」MM侧过头来看着裸露的我,笑着说「呵呵么撒,我就问以前和你做
的女孩子有没有人说你身材好的」「哈哈,有啊,多来,你觉得我身材怎么样啦?」我不免有点喜个个,「哈哈,
是伐?你身材是蛮好的」「嘿嘿,那最喜欢我哪里?」我脑子里马上跳出她回答说喜欢我下面,虽然知道那不太可
能。「我喜欢你上半身」「哦……那不喜欢我下身啊」我故意把「下半身」说成「下身」,「也喜欢」「哈哈,就
知道你喜欢,我说的是下身不是下半身哦」MM突然意识到了,脸红了,特别好看「侬……伐帮侬刚了,侬就想牢
个么事」


  「这两天忙伐啦?」说着我带着还没有完全擦干的身体倒在她身边,仰面躺着,看着被吊在房顶的电视机。「
不忙,侬忙伐?」「还有7天……还有6天…


  …还有5天,幸福还是悲伤……「我没有接她话,而是端出了她QQ上的内容。


  她愣了一愣,不过很快,只有大约1妙,她就反应过来了,「你什么时候上QQ的啊,我怎么没有看见你?」
「呵呵,我很难得上,上一会儿就下了,特地来看看你在不在的,没看见你在」「哦……」


  「你上面等的是谁啊,不会是我吧,嘿嘿」说着我侧身看着身旁的她,其实我知道不会是我,但那时候我真的
希望听到她说等的就是我。她淡淡一笑,没有回答。我很识趣,知道我那点小奢望落空了。


  「是不是等他?你不是和他分手了吗」


  「他明天从外地回来」「哦……」我知道不用多问什么了,MM现在更多的心思一定是放在明天和他的见面了。
一种莫名的失落,可是我是很要面子的人,不想让她察觉,也不想冷场,我故意把话题错开了「这地方怎么把电视
机吊那么高的地方,老奇怪的」「我很喜欢电视机挂起来这样的,看起来很方便的,做的时候也能看」我一下子又
被她挑逗起来了,失落的情绪一时散得不见踪影。「哈哈,那是你能看吧,你在下面正好还好看电视,我在上面看
不见了」「切,那今天一会儿让你在下面好来」「哈哈,好得呀,你说得哦」「恩,我老想一边看世界杯一边和你
做的」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点蛮淫的坏笑。这话也勾起了我的欲望……


  「你也快去洗个澡吧」我抱着她,感觉她身上也粘乎乎的。「恩」她很爽快得坐起身来,然后指着桌子上她带
进来得一个塑料袋子说「我买了点鸭头颈鸭翅膀,准备晚上看球吃得,你要是饿了可以先拿来吃」,说完她就找了
拖鞋走进了卫生间。没想到她还买了我最喜欢的鸭头颈,心里想着晚上有足球美女和鸭头颈,人生最畅快之事莫过
于此了。赶紧起身解开塑料袋,里面足足3袋子吃的。我拿起一个鸭翅膀就啃起来,一边说到「我最喜欢吃这东西
来,侬哈体贴,呵呵」,说着站起身来走向卫生间想去亲一口她。这个时候,我看到的她站在脸盆前已经脱得什么
都不剩了,我很少有机会那么完整看见全裸得她,真得好漂亮,就连我现在想到也不免荡漾春心。我觉得就身材而
言,她是我最喜欢得那种,即不夸张也不平凡,说白了穿着衣服,她可能并不那么突出,但如果没有衣服得包裹,
我觉得没有太多女孩子有她这样匀称得躯干和挺拔得胸部和臀部。我伸出还沾着鸭翅膀味道得嘴亲了她的额头,她
大概感到油腻了,「哦哟,你先去吃你的,不要拿嘎油的嘴巴来亲我,我先洗澡了」说着她就把我往外退,并伸手
想关门。「不要关门嘛,我也要看你洗澡」「不给!」还没说完她已经把门砰得关上并反锁了。


  很快,MM裹着浴巾走出来,我正躺在床上边看电视边啃着鸭脖子,心里还在惦记着MM明天和他见面的事。
「如果明天你和他好了,那我们怎么办?」我没有看她,眼始终盯着悬着的电视机。MM还在用毛巾擦拭自己的头
发,拖着拖鞋踱到床边背对着我坐下,她没有回答我,我等了片刻见她没有反应,坐起身凑到她面前「恩?」我继
续追问她。她只是埋着头在擦拭头发,微微摇了摇头。我又重新摊倒在床上,心里一阵翻涌。


  MM躺下睡在我左边,身上还裹着白色浴巾,而我赤身裸体仰面在她边上。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大概有半分钟。「你饿了伐?我们先去吃饭吧?」我先打开了话匣。「哦,我们不先做一
次啊?做一次再去嘛」MM有点扭捏。我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哈哈,今天嘎要啊。」说着翻身压在她身上去解
她胸前浴巾打的结。「侬不要啊?」「侬刚呢?嘻嘻」说完我已经熟练地像拨个蝉蛹一样把她暴露在我面前。我看
了一眼她的前胸,还是那对熟悉的精致乳房,随后我抬头去亲吻她的嘴唇,右手手掌一把抓住她的左乳,她很自然
的闭起了眼睛。


  我觉得我口水弄湿了她嘴唇周围一大片,我继续移动着舌头追击的目标,从嘴到脸颊然后是耳根再然后是侧颈,
可能是吻得太深,我开始大口喘气来调节呼吸,而我在她耳边得沉重呼吸明显刺激到了她,我听见她开始喘息,越
来越强烈。


  她蜷起自己得双腿,把我下肢包围在了她双腿之间。好几次,我顶到了她最隐秘得那里,一次比一次更湿。我
甚至能感觉自己下体一跳一跳得脉搏喷张。瞬时间,我想到一件事,猛地停止了所有动作,撑起身体。她对我这意
外举动显然也表现出了不适应,她睁开眼。「不对!套子还没有买来」


  「没关系的,不要用了」MM脸上泛起的红晕还没有褪去。「真的不要紧伐?


  你上次什么时候来的?「」真的不要紧,刚刚来好,侬放心好来「我心里还是有点犹豫,我对这种都是比较当
心的,怕MM到时候吃苦。正当我屈肘再次压在她身上,准备开始一次肉搏的时候,MM突然说」不要放在里面哦!
「」要拔出来咯?「」恩!而且别弄在我身上「」啊???「我被这最后一句惊了一下,」


  不是把,肯定要喷了弄肚皮上额咯「我又重新撑起上身」为撒啦?反正就是不要碰到我身上「」呵呵,你觉得
泥心啊?个么总不见得弄在床上咯,阿拉晚上还要睡来「」个么弄好先去拿快毛巾准备着的呀「MM可能自己也觉
得自己这说法蛮可笑的,我的脑子里利马浮现出自己在最HIGH的时候到处找毛巾的窘迫样子。


  「那怎么行啊!」我立即觉得自己做不到。「哈哈哈哈……」MM笑出声来了。


  我彻底离开与她的身体接触,坐在她双腿间。「算了,阿拉还是先去吃饭,吃好饭去买套子吧」说实话,刚来
了点兴致被这样打断的确有点不爽。「真的不行啊?」「当然不行咯。难道你以前男朋友都是满地找毛巾的啊?」
「哈哈哈哈……是额呀」MM这时候已俨然没有了先前的状态,从兴奋期里出来了。「哈哈,个他们蛮作孽额,我
们先去吃饭吧,我肚子也额了,回来再好好来」看见MM没有状态了,我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重新再战了,这时
候先吃饭的念头已经铁钉了。「哦,那好吧,那一会儿买好套子先不要用好伐?」MM似乎还不易不饶。


  我不是很确定她的意思「就是先直接来咯?」「恩,好伐?」「恩,好额,呵呵」


  心里想MM今天贴了心要肉搏了。


  牵着她的手走在四平路上,那时候有种特别的感觉,我好像真的把她当成自己女朋友了。她紧紧贴着我,那一
刻感觉是一种幸福,还有点点的骄傲,觉得身边有这样漂亮的女孩子真是很有面子。我还不时侧脸去瞄两眼她曼妙
的曲线,然后手抓得更紧了。选了家茶餐厅,世界杯期间得茶餐厅变成了个球迷的小天堂,整个不大餐厅看上去更
像个酒吧,墙壁上好几个液晶和投影,我们坐的位置2面被大屏幕电视机包围着,节目正在播放晚上即将开打的比
赛的预告和介绍。感觉四周都是冲着看球来的,还有穿队服的,我和她两个来吃饭的此刻却好像成了异类。服务员
小姐拿着菜单迎到桌前问「两位要在这里看球吗?我们这里特备许多酒水饮料还有凤抓小龙虾」「不在这看了,我
们吃完饭就走,我们还有更好的地方看球,呵呵」说着我转头看了看她,她也会意地笑了笑,不知道服务员MM是
不是也领会了。


  半个多小时后,走出茶餐厅。MM提醒我别忘记买东西,她说她还要买啤酒。


  「你确定这里有超市吗?」MM问。「恩,有的,肯定有的」我其实并不确定附近有超市,只是想那么条大街
上哪会没有个超市,我只是觉得她好像并不希望我找到超市。四平路上这时候人更少了。结果很快在酒店的附近找
到家「好德」,四瓶小瓶装啤酒和一包东西,结帐时候我有点担心啤酒会不够。


  回到酒店,突然发现忘记了房门号,而房卡上也没有写。因为是照式的,不用刷卡,结果就在楼面试了几间,
也听见不同房间里传出男男女女的各种声音,「原来这房间隔音不太好哦,听了嘎清爽」MM说道。「呵呵,是呀,
反正大家都懂的,听见就听见了」我安慰道,不想她一会儿有什么心理负担。


  进了房间,汗水涔涔的两个人先后又去冲凉了一把。我洗完了之后换她,而我坐在床上围着个浴巾准备开始享
用冰啤酒和鸭脖子加世界杯的快乐生活,此时离开场只有不到半个小时了。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又发觉了个事先没
料想到的问题。此时她走出卫生间,裹着先前她用的那条白色浴巾,「没有开瓶子的东西,个几戆特了」我对她讲
道。「哦,你会开伐?」她好像不以为然,坐到床边,瞬手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和她的香烟,熟练地抽出一根点上
火又抽上了。她的反应使我意识到我作为男人好像应该解决这个小问题,「看我的」于是我拿起两瓶啤酒开始对撬
瓶盖,因为我在记忆里似乎知道有人可以这样打开瓶子。她满足地吸着香烟,看着一边手足无措地我,忍不住笑出
来。「呵呵,你当心别把倒过来地那瓶开出来哦……」实际上,两瓶中的任何一瓶我都没有能打开,我知道我自己
到底不是记忆中那个能熟练地用两瓶啤酒互开瓶盖地牛人。「你用牙咬吧」她给我指了条路。「啊?那牙齿不要绊
特额啊」我记得自己以前试过留下地印象就是牙好疼而且还没打开。不过虽然这么说着,我还是放下手中一瓶,用
牙开始撬另一瓶地瓶盖。一直用力到牙齿感觉酸疼了,瓶盖还是没有反应,我真担心那时候自己的牙飞掉半拉,如
果那样那晚可真要因小失大了,所以没敢再用力下去。她看着我,又忍不住笑起来,摇了摇头,说「你不会吧……」
说着隔下手中的已经抽没了大半的烟,拿起我放下的那瓶,她竟然开始用牙咬了,更没想到的是,她一下子居然就
把瓶子给打开了,不过随之喷出的啤酒泡沫弄湿了她的脸,可能由于刚才被我倒过来的关系,「哈哈哈哈」这此轮
到我笑了,但还是掩饰不了心中的尴尬,没想到她竟然那么轻易就打开了,而我作为个男人……我更拼了命的去咬
那瓶盖,她端起她的胜利品开始品味起来,我那时候也顾不上牙会不会飞掉了。


  「你用后面点的牙齿咬」她又教我,但她越是在旁边说,我越觉得没面子了。


  好不容易,感觉瓶盖子被我咬变形了,有点出气了,但牙齿已经酸得不行了。她见我的样子,放下手中的啤酒,
伸手笑着对我说「呵呵,让我来吧」「不要,我一定咬把她咬开来」自尊让我倔犟起来,「呵呵,那先来亲我一口,
你汗都出来了」


  她说着又重新拿起啤酒喝了一口,我俯下身,把脸凑到她面前开始吻她,她闭起眼睛,把嘴里的啤酒慢慢灌进
了我的口腔里,一时间我发现自己居然开个瓶子都会口干舌燥,当啤酒流过嗓子眼的时候,真的好舒服。可能是她
给了我温柔的力量,当我重新去尝试咬开那该死的瓶盖的时候,终于它给了我一次面子。看着掉落在地上的瓶盖,
然后看看正笑着看着我的她,觉得她特别迷人……


  球赛开场了,电视机的音量也被调高了。喝了半瓶啤酒和嚼了几个鸭翅膀脖子之后,我摊在床上看起球来,大
概是开瓶盖开伤了,我就这么一个大字型仰面在床上。MM突然挡住了我看球的视线,她一脚跨坐在我的腿上,脸
上堆着的是一种说不出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她什么话都没说,俯下身体来,彻彻底底挡住了我看球的线路,看是亲
吻我。MM的主动让我史料不及,一种莫名的冲动就延着躯干冲上脑髓,她吻我嘴唇,然后是下巴,接着是耳垂,
我有了种接受服务的感觉,她身上的浴巾让我感觉太过多余,我手也没闲着,解去扎在她胸口得浴巾结,浴巾便掉
落下来。她的嘴继续往下进犯,脖子,然后是我胸膛,然后是我左侧的乳头,当那里被她柔软的嘴唇包围住,她用
她湿热的舌头一次次钻我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仰了下头,口里爆发出低沉的声音。这时候,我已经完全听不到世
界杯的声音了。


  她的发尾被水沾湿了没有干,碰在我的皮肤上加上空调的的风,透心的凉,而她的嘴唇和舌头很温暖。我就这
样享受着她头一次的主动,忍不住伸手去拨开她遮住脸庞的头发,只能看清楚她上半张脸,她也偷偷上瞄了我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在那个时候笑了,我想我真的是喜欢眼前这个正在亲吻我身体的女孩。突然一阵刺入心间的
疼,「哦哟哇」,她竟然咬了我一口肩膀与脖子的相连处,我忍不住地就叫出来。她抬起头,做在我小腹上,「嘿
嘿,痛伐?撒宁叫弄笑我额」她喃喃道。「我么笑弄呀,哈痛,牙齿印有伐?」我大声道。「有额,哈伐?嘻嘻」
我觉得她这句问话似乎在试探我,疼归疼,脑子还是很清楚地,我挣扎着坐起来,把她翻倒在床上,两个人整个换
了个位置,她睁大了眼睛,有点不解地看着我,「嘿嘿,伐哈,有撒哈额啊,我只有你这么个女人」我在她耳边说
道。她显然被我的话感动了,或者说是欺骗了,虽然我知道她不会真的去相信,她拿出双手,紧紧的圈住我……


  我开始疯狂的吻她,有点近乎野蛮,用舌头撬开她温润的嘴唇,她的舌头没有没有躲闪,迎上来和我的纠结在
一起。我一把扯掉缠住自己的浴巾,那时候的我觉得自己特别MAN,开始有点点自恋起来,甚至觉得如果那时候
旁边有台摄像机更好,可以记录下这段《本能》式的片断。她虽然不白,但是她皮肤其实特别好,洗完的她,比头
一次更滑,当我有点粗糙的手掌抚过她的腿和腰,我都怕自己会磨糙了她。她的耳朵是特别敏感的,当我肆无忌惮
的扫荡着她右耳每一处轮廓的时候,她身体开始微微痉挛,我能摸到她手臂上突起的鸡皮疙瘩,当我用指尖从她的
肩膀滑向她的手掌,我感受到她挺直了身躯。


  我没有放过任何一处不容易到达的地方,可能是一种报答心理,我想给她完完全全的享受,给她身体上每一寸
肌肤都感受到我的温度。已经不光是乳房,腋窝,手臂内侧,乳房下沿,我都无一不侵袭到。


  她已经完全被征服,我没有注意到她表情,但我听她的喘息,和身体有节奏起伏,我能感觉到她的投入。


  我翻身从她身上下来,跪在她的左边床沿,而嘴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那时自己竟只
想着让她完完全全体验一次。肚脐,小腹,腹股沟,我就像一只她身上贪婪的寄生虫。她的毛发没有一点异味,还
有淡淡的洗浴露的味道。


  这时候,有一个冲动的念头掠过头脑……


  我决定帮她做口×交。实际上我虽然和蛮多女孩子上过床,但却很少为女孩子做这事,特别是女孩子还不愿意
为我做的情况下,她可能是第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我有了这样一股冲动。我开始想掰开她双腿,头依旧
深深地埋在她隐秘地三角处。她很显然意识到了我的意图,突然使劲合拢两腿「不要,不要,我不要」我抬起头回
首看了看她,此时她已经羞得双颊绯红了。「呵呵,不要紧的压,放松点,么关系额,侬闭起眼睛享受好来」「…
…伐要嘛,老戆额……」


  她的回答有点点迟疑「呵呵,伐要紧额」说着我又埋头下去,手再次去分开她的腿,这次她还是用力夹紧双腿,
不过其实夹得并不严实。但这次我手上真得用力了,她得双腿还是被我微微分开了,我豪不犹豫地把嘴钻进她的三
角地带,熟练得含住了她的阴蒂。「啊………」一声好像卡在嗓子眼很久的叫声从她口中释放出来,很响,随之是
她双腿的彻底松弛,我也很自然的彻底分开了她的双腿……


  我挪动了下体位,膝盖的位置更靠近她的头,是为了使舌头流动的方向很契合她的身体。液体已经粘湿了我的
鼻尖。坦率说,我一直对自己嘴上的功夫比较自信,被我舌尖不断卷动着的阴蒂在不断膨胀和充血,我能感觉到它
体积的增大,以至于我能用唇轻易含起。一声声娇呢的呻吟「嗯……啊……」每一声都好像是曾经被压迫在喉咙深
处,但却已藏不下而漫溢出来。我也有了快感,更确切一种莫大的成就感满足感。我突然觉得坚硬的下体被她的手
一把握住了。我知道自己那时候的状态肯定很「雄伟」,又靠她眼睛那么近,当把自己的隐秘处放在离一个女孩眼
球那么近的距离处时,感觉很奇怪。她握得很舒服,力量都都洽到好处,其实手法并没有太特别,可能就是因为我
喜欢这个女孩,所以那一瞬间感觉好强烈。她的手开始滑动,我好几次忍不住松开嘴把压抑的那种快感通过声音传
递给她。


  少了味道的顾虑,我很勇敢地把舌头滑向她的私密最深处,在那里打转,甚至调皮的微微钻入其中,我尝到了
丝丝的咸味,滑滑的液体粘满我唇的四周。她更加兴奋了,手已经完全放开了我,我手扶住的她的双腿内侧两根筋
不时突起。


  从开始到现在,可能也就两三分钟,慢慢地,她的喘息和旖旎听不到了,是出奇地安静,耳朵里只有电视机的
声音,还有从脑壳内部传递来的液体被挤压的「泊泊」声。我停了下来,180度转过身体,抱着她,看着她,她
眼神很呆滞,脸更红了,嘴角微微上翘挂着一种特别让人心动得笑。「呵呵,适宜伐?」她没有回答,抬起躺在枕
头上得脑袋,一口就把我得唇含在了她得口里,这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嘴边应该都是她的体液了。她用温热的舌头在
我嘴唇上顺时针转了一圈。


  「刚度,切力伐?」「伐切力,侬适宜就好呵呵」我感觉脑袋有点晕晕,可能有点缺氧。「刚刚我差点点要到
高潮了,侬停下来了」说着她脸上流露出一丝很难察觉到的失望,我很敏感「啊?!」我没有想到,突然觉得自己
很没面子,不过又有一种**,至少我知道我可以这样就让她有高潮,「那再来!」


  我不由分说的又调头回去,她想拉我,但没有拉住。


  「侬跨在我身上好伐,我想摸牢一,啊会的有感觉额」她说着又握住了我充分充血的弟弟。而这时候,我已经
不能说话,因为我的嘴唇和舌头已经紧紧贴在她身体上开始工作。这次完全是69的姿势,只是她还是没有用嘴。
几乎是前面那一次的翻版,这次我没有太留意过程,感觉自己像个工蜂一样,我似乎只在追求一个结果。还是那样
的叫声和喘息,没过几分钟,也可能是十几分钟,我对时间已经失去了测量能力,她突然很用力的退开我的腿,嘴
里发出一种近乎痛苦的「嗯嗯」声。我想她一定到了,立即停下来,跨腿跪在她身边。她闭着眼睛。嘴唇微张,胸
部的起伏很明显,喘气声很大。我俯身下去搂住她的脖子,亲吻她,她也亲吻着我。这样的状态大概有一分钟,我
那里脑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想,只记得有个念头,就是「女人的两张嘴」。「你好厉害!」很少听见她说国语。


  她手臂紧紧圈着我的背脊,我无法不靠她很近。耳边她得喘息正在平复,我感觉自己身上渗出的汗已经粘在她
身上。「果然是阴蒂型高潮,呵呵」我对她说道。「嗯?撒意思啊?」「感觉你对那里比较敏感呀,高潮来得比较
快」这句是实话,比较第一次,她这次高潮来得更快更明显。「嗯,大概是额,宁嘎刚我是阴蒂高潮型额」此时她
在言语中隐意指到另一个曾经和在缠绵得男人,多少使我有点点不悦。


  「呵呵,今天让你体验回『一代名嘴』」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想到这个名词,其实从前并不曾有女孩子这样说
过自己,可能是一种下意识的报复心理。「呵呵,一代名嘴……,是蛮厉害的」她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特别,更
没有问我过去谁说过我是名嘴。


  我身体紧紧贴着她,从脖子以下的部位开始。下体的每一根血管都感觉到已经充分扩张。她腿抬得很高,也分
得很开。我只感觉一片又湿又滑,分不清楚是谁的体液。阴×痉下沿被她的那条缝隙夹着,可能由于充血,她那条
峡谷更分明了。我不自禁地在下面磨蹭着,阻力很小,只有水的声音。渐渐地,幅度越来越大,一股股冲动冲上脑
际。终于,龟头滑到了一个微微下凹的地方,我停止了蠕动,我很明白,再动一下,我就可以很轻而易举地滑入了。
「进去好伐?」这次没想到是她先开口了。「真额伐戴啊?」我还是有点点担心。「嗯,伐要紧额,等特些弄想要
爱有额了再戴」「呵呵,哦」我知道万事具备了,可以开工了。


  「侬进来慢眼」她还是不忘提醒我。「哦」我心不在焉地回答,按照我的经验,那么湿润的情况,已经不需要
慢了。我整根下体甚至包括睾丸前部都粘满了滑滑的液体。尽管那样,进入的时候,我仍旧非常慢,但其实不是怕
弄疼她,而是我想慢慢体会进入的感觉,不舍得这每秒的瞬间流逝太快。我撑起自己上半身,她双手从我背上放下,
扶住了自己的双腿,可能是长时间举高腿有点累了,也或许是想把她自己下面更大程度地分开。她眼睛盯着我的脸,
但眼神离散而无神,很明显,她的注意力并不在那时候我的脸,而是她自己点下身。她表现得有点点紧张,面部的
肌肉都失去的笑意。头部的进入是最缓慢的,那种感觉很好,感觉她的私处口顺着我头部的弧线慢慢被扩张开来,
而我头部的神经也像排着队似地达到了满足地兴奋点,先是最前头,然后往后蔓延,慢慢被吞噬,慢慢被浸润。


  「啊………」她长长地喊出了声音,应该是下体地扩张给她带来地刺激,一种满足而释放的声音。


  声音一直持续到我把她地下体夸张到最大程度,也就是龟头沟完全进入。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回没有戴必须品
就直接进入女孩子身体是在什么时候,应该是很久以前了,那是一种久违的熟悉感觉,是戴套无法比拟的刺激,原
来即使薄薄一层橡胶也可以阻隔去那么多东西。我觉得离她好近好近,甚至我被她吞没了。


  我迅速探摸到我可以触及的她身体的最深处。那无与伦比的**感和高强度刺激一时间吸引了我几乎全部的注意
力,我对周围的感知在下降,贪婪地享受着一次次冲击给我带来的愉悦以及随之而来通彻脑底神经的一个女人满足
的声音。刹那时,我觉得自己居然快要忍不住了,我知道那应该没过多少时间,很短,不能那么快就……,这时我
那时候最强烈的念头。我立即停止了抽动,人也好像一下子回到了现实的环境中来,她满脸绯红的躺在我身下,旖
旎着。额头的肌肉显得很紧张。她得眼神给我带来了一种巨大的征服感,她的手指已经死死扣在我背上,大概时指
甲关系,有一种被利器割开的那种疼。停顿带来的间隙使刚才呼之欲出的高潮很快消失了大半,我得以重新以可控
得节奏开始与她最亲密得接触……


  【全文完】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发信给#,将#修改成@)删除影片。

广告合作:[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 2008-2017 pao889.com-色香欲小说